为什么电子游戏是个没有妈的世界?

2021-06-27 18:54:00 3DMGAME 分享

众所周知,电子游戏的历史,其实是一段没有妈的历史。当父老乡亲们都争着在游戏里当爸爸的时候,母亲角色的缺失就成为了一种必然。而且这个缺失的严重程度比想象中要来得夸张很多。

各位拳头先别硬起来,我不是3个孩子的妈妈,平时也不刷微博,这篇文章不想推销任何形式的拳术,只是想讨论一下事实。

当然,本着先问是不是的讨论原则,我们首先需要知道,电子游戏究竟都对“咱们的妈妈”做了些什么。

本来设想的是,先找几个缺乏母爱的游戏主角做做范例,没想到四下一看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从谁开始讲起。倒不如说,想找一个有妈的角色才是难上加难。我想,这个叫“妈妈”的角色,一定欠了游戏开发者很多钱。

仔细想想,我们确实很难在强叙事性游戏里找到一个母亲健在的主角。

《最后的生还者》,乔尔是单身父亲,艾莉的母亲安娜则死于难产,埃比同样没有妈。

《生化奇兵:无限》,伊丽莎白的原生母亲安娜贝尔死于难产。

《辐射3》,101小子的母亲,科学家凯瑟琳,死于产后心脏停搏。

《战争机器》系列,马库斯·菲尼克斯的母亲在他幼年时就被兽族杀害。

《耻辱》系列,艾米莉的母亲,科尔沃的姘头,开场就遇刺身亡。

新《战神》,开场就是奎爷跟阿特柔斯给劳菲办丧事。

这些母亲们大多数时候,要么在扮演一块展现主角身世的背景板,不然就是充当推动角色行为的关键动机。对于她们的细节描述,往往也不过寥寥几笔资料、几句相关的台词而已,遑论更加深刻的人物塑造。把母亲作为主要形象的叙事性游戏,那更是近乎没有。

有妈了,但不算完全有妈

如果说,在男性玩家比重占到60%以上的上个世纪,这种情况还能让人理解的话,那么在玩家性别日趋平衡的现在,这种“父权“式的剧情设计就值得商榷了。在讨论”到底该把多少盏聚光灯打到母亲这个形象上“之前,我们是不是能见到一个,哪怕是一个以母亲作为主角,或是主要形象的主流叙事性游戏呢?

答案极有可能是否定的,而这个结果本身,其实跟游戏的受众并没有太大关系。更多是调性上的不和,才使得母亲的形象与电子游戏的主角绝缘。对于那些在车库编程的游戏行业奠基者们——普遍已经人到中年的大男孩们来说,“母亲“,大概是这个世界上跟电子游戏最不搭调的东西。

EA宣发部的广告鬼才甚至还搞过一次伞兵企划,专门去找了一堆中年妈妈来看《死亡空间》的发布预告,噱头就是“能把你妈妈吓哭”,结果造成了相当恶劣的社区反馈。

母性所辐散出来的情绪,是强烈的安全感与满足感,而本质上,电子游戏是一种崇尚创造、叛逆和冒险的艺术载体,他们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。

这也是为什么,在主流的叙事冒险类游戏中,几乎不可能出现绝对的母亲形象。就以最早出现在电子游戏的女性之一,《密特罗德》的女主角萨姆斯·阿兰来说。我们似乎很难从这个身高1米91、体重90KG的金发女郎身上,联想到一位和蔼可亲的母亲形象。

尽管在系列作品中,确实出现过一只将萨姆斯当作母亲的外星人宝宝,但这段不可思议的“母子“关系,最后也以牺牲和诀别告终。而这也象征着,银河战士的故事并不会在安逸中结束,它将继续下去。

反过来看的话,你会发现,编剧不仅喜欢用摘掉母亲的方式来开启冒险,而且同样喜欢使用母亲这个角色,作为整场冒险收束的标志。作为游戏业界少有的“幸终“主角,内森·德雷克跟他老婆伊莲娜,就是很好的例子。

虽然伊莲娜每代的戏份还算重,身手也不输德雷克,但为《神秘海域》系列关上圆满大门的人,并不是那个飞檐走壁的女记者,而是一个顾家的,甚至有些唠叨的老婆和母亲。
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,请通知我们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。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。
编辑:小炫